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时空过客4251 > 第四百章 中央来了

(12点10再看,修改中)在参观团离开之后,程刚又继续开始了枯燥无味的种田生活,每一天从矿场到高炉,从铸造到捶打,生产的每一处环节总少不了他的身影。

其实工人团队锻炼到这个时候,基本的项目他们早就已经可以完成了,但是程刚对于这里的要求可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若是严格算来,在略阳这里设立的钢铁联合体,必将是红军在北方的第一处工业落脚点,而且很可能将是距离前线最近的军工基地。

单说略阳这处地方可能鲜有人听闻,但是只需知道建国后的宝成铁路正好经过此地,阳新铁路的起点阳平关也在其下游,而且嘉陵江水路北线的终点恰好就是略阳北部的白水江码头。

所以别看这里深处与崇山峻岭之间,实际只需要修通几条紧要的路线,就可以实现构成东南北三面的交通网络。

后世搞三线建设时将略阳钢铁厂作为陕省的第一家大型钢铁联合体,也并非没有道理,而后者甚至一直坚持活到了二十一世纪。

就目前来说,现在红军依旧面对着不小的生存压力,所以暂时还只能尽量选择更加安全的山区和边界进行发展,以避开交通要道与常凯申硬碰硬地蛮干,这在基础不稳的北方就更是如此了。

不过今夕又不同往日,因为条件所限,当初程刚在南方开发的工业基地,无论是锐京九堡还是永鑫乌石山,都只能说差强人意,勉强能够满足当时的实际需求,而它们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足够的扩展性,很难将规模进一步扩大。

但随着红军兵力的飞速上升,对于后勤的需求也是与日俱增,比如今年和果党打的这场湘鄂大战,足足耗光了中央苏区过去三年以来的近九成存量,堪称孤注一掷了。

虽说后面通过缴获补足了一部分,可红军自己同样也在扩张,所以如今的南方红军,短期内还是无法支撑起一场同样规模的战役,甚至维持现有的地盘都有些相形见绌。

毕竟即便土共已经放弃了如潭州、江城这样的大城市,但过去半年里创建的农村根据地还是让其地盘翻了一倍不止,放到地图上基本已经将湘鄂赣三省的大半给染红了。

https://

而哪怕元气大伤的遭殃军无法立马掀起一轮新的围剿,可因为土共在苏区实行了较为严格的土改政策,由此便让许多既得利益者,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对立面上。

正如过去数年里红军在赣南闽西等地做的事情一样,这支部队在急速扩张之后迅速把目光转向了内部,专心清缴各类还乡团、土匪、溃兵,时间一场,总计的损耗其实并不比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要少。

与此同时,在抗日的大背景之下,土共不可避免地将工作重心向北方转移,就连中央办公地如今都已经搬了过来,所以南方苏区只能采取更加保守的策略,并且还得为新生的北方根据地提供各式支援。

所以当初打完胜仗,准备离开鄂省开始北上之时,李润石就曾与留守的鹏石穿、刘懿、黄工略等人特地交代过,要做好吃几年苦的准备。

这是没得办法的事情,要知道,八月份红军打完最后的歼灭战后,趁着果党收缩退却的良机,就进行了一轮相当彻底的北上大搬家。

为了让中央在北边尽快落住脚,不仅红一方面军各部队均抽调了不少精干,先前多年教育体系下培养的政工、教育、医药人才也被拿走大半,这里面光是非战斗人员的数量就已经过万。

从发起反攻大战,到战争结束与各方密约和谈,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土共以蚂蚁搬家的态势,硬生生地完成了这次史无前例的大迁徙。

再加上程刚的援助侧重点开始转向北方,所以中央苏区肯定会进入很长一段时间的停滞期,甚至一个不慎被迫收缩都有可能。

从大局上看这当然是极为有利的,但对于如今的中央苏区来说,确实也是牺牲极大,若不是连李润石都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全都留在了赣南,那边还真可能会闹出军心不稳的情况来。

至于南方根据地的未来发展,程刚对此也有自己的估计,当战争扩大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双方的比拼除了意志外就只有后勤了。

前者自然不用多说,而后者的话,缴获固然是一方面,但以过去几年的经验看,自产弹药的重要性确实不容小觑。

红军目前的军工体系大半都是由程刚直接或者间接建立起来的,所以他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因为果党故意封锁的缘故,中央苏区很难得到外来的物资输入,大部分需求只能靠自给自足。

而先前建立的小型工业设施,固然有着门槛低、见效快等特点,但这些小而全的基地,综合性能肯定比不上大型厂矿,这是工业化本身的规律,简单来说就是生产规模越大,成本越低。

再说回来,如今中央对于南方革命的要求并不算高,只希望他们能够守好现有的地盘,虽说按照程刚的估计,八成还是会有人犯点冒进主义的毛病,但底子已经打下了,再差也不会重蹈历史上的覆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