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时空过客4251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争取同志

“刘老总,这回可多谢支持了,要没得你们帮腔,我怕是早就被赶出来咯。”

会后,程刚与刘懿、黄工略三人一同出门,半路上,看到旁边没有其他人,便忍不住打趣了这么一句。

“呵,你这说的什么话。”刘懿也知道程刚是在跟他开玩笑,“明明是我们占了个大便宜,结果还弄得你成了个恶人,放心吧,这事有我看着呢,不会出乱子的。”

另一边黄工略也点头回应:“没错,之前我们擅自攻城本就是理亏,程主任还不计前嫌地支持,这回又帮我们接下了这个大担子,我老黄感谢都来不及哩。

你这么一说,反而搞得我臊得慌。”

看得出来,这边两人对于程刚的所作所为还是有着非常清晰的判断,红三军不仅是攻城能力差,就连守城也是毫无经验,更何况进一步的治理。

看看今天上午进城后的情况就知道了,就一个简单的组织开仓放粮,结果最后弄得整个场面乱七八糟,甚至有人趁机会抢了不少米,又有没赶上的群众在那鼓噪,弄得分配不均好心办了坏事。

包括被动员来的群众,这边也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否则以后部队在农村就别想再有什么活动了。

结果算来算去,此次占领集庵,除了造成了些政治影响之外,最后居然还是一个亏损的局面,让几个红三军的高层好生尴尬。

当然了,若是完全抛开红四军的援助不谈,这边还是不亏的,至少此战缴获的枪支弹药和其他轻重装备就有不少,足够下一步扩军使用了。

但不管怎么说,哪怕只把锐京那边看成兄弟单位,那也不可能这么来算,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https://

再退一万步讲,赣闽根据地现在已经完全成势,不想着抓紧靠拢,乘住这股东风,指望自己单打独斗能起什么气候。

对于这些道理,大部分同志还是看得清的,不过某个别脑子里各种小农思想、小资产阶级情绪、山头主义等等毛病的同志依然存在,这次会议算是先行统一思想,后面若真有人冒头了,就得用纪律来处理了。

想明白了这些,刘懿又重新开了一个话题:“程主任,前两天你跟我们说了你的想法,我之后想了想,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现在能具体跟我们讲下吗?”

先前三人沟通的时候,程刚只是提出初步的设想,处于对他的信任,以及对其后勤能力的了解,刘懿毫不犹豫地表示了支持。

现在决定已经下达,自然是要好好问个清楚了。

“确实应该如此,关于整体的计划,更多是李委员的设计,我主要是作为执行者。

首先集庵城是肯定守不住的,这也是李委员当初建议你们,先在周边农村扎下根再考虑攻城的原因之一。

毕竟集庵到洪城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走水路不过两百多公里,不仅存在赣江这条天然的交通要道,沿途也没有什么险要地势可以凭借,要在这里抗击省城过来的敌人,我们会要吃很大的亏。

这点大家都很清楚,我也知道大部分同志打集庵最大的目的是想要造起声势来,然后希望以此鼓动更多支持我们的同志。

但现实已经证明,这条路效果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显著,敌强我弱的局面还将长期持续下去,我们与白军的斗争,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越是这样,就越不能因为激进的冒险而产生过大的损失,这样对于革命只会有百害而无一利。”

说到这里,刘懿和黄工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们参加革命也有不少年头了,先前那令人绝望的压抑气氛,确认让人喘不过气来。

如今总算看到了些许起色,若说真没有点希望彻底翻身的想法,肯定是骗人的,正如乍富之人,总想扬眉吐气一般,否则便有锦衣夜行之感。

但这两位都不是一般的任务,尤其是刘懿,从前年起就认识了程刚,更是清楚后者背后到底有怎样的能量,可即便如此,他仍然维持着如此谨慎的态度,也不由地让刘懿产生了更多思考。

接下来,程刚稍稍停顿之后,又继续说了起来:

“现在集庵已经打下来了,作为我们红军难得攻下的一座大城,这确实是件好事。

从军事角度来说,一方面锻炼了红三军的队伍,积累了一些攻城经验,后面可以安排我们的同志到锐京工农兵学员去交流学习,理论和时间结合效果当然会更好。

另一方面,这也证明了红军已经初步具备攻陷城池的能力,说得不客气点,红三军都能打下来集庵,那么红四军只会更强,这有利于增强我们同志的信心,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加了解自身实力,修正后期的计划。

更重要的是,现在金陵正筹划和西北军阀的大战,我们的胜利有助于扰乱敌人的部署,让常凯申那边不能放开手脚争斗。

更进一步地说,真到了和白军的决胜时刻,我们必然要攻下更多的城池,这个准备肯定是要做的。

而从政治角度来说,我不太看重对全国的影响,因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