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时空过客4251 > 第四十四章 对峙与整风(中)

手机直接访问:m.wanopen.com

“程主任,元营长,大家都是同志,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不要把场面搞得这么僵嘛。这样,元营长,你先把枪收起来,剩下的我们后面再说。”出来劝架的是刚才被程刚喊到一边的洛指导员,大学预科毕业的他从去年就一直在参与农民运动,后来跟着李委员上了山,现在担任营教导员,正好和曾营长搭档,因为根据地里难得的知识分子,所以和程刚的关系一直不错。

“洛教导员,刚才我就说了,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误会,让一个教导员一个营长跑到人家营地里来,这些我都不管,真有纠纷解决不了的,就去找你们汪团长,或者找王军长也行。但是这次元营长私拿后勤物资的事情,我是肯定要算账的。”旁边这位洛教导员想要上来缓和局面,可程刚肯定是不会让的,他还想着利用这次机会把眼前的叛徒拉下马呢。

而当下如此僵持的局面,旁人也不好擅自插手,毕竟程刚都把枪抓着顶到了自己头上,万一上来劝架的动作大了点,这走火的责任谁也付不起。而随着这里的动静越来越大,原本在周边场地训练的二营指战员们,也纷纷靠拢过来,看到自家营长居然拿着枪指着程主任,大都露出了不知所措表情。

“程主任,我是真没看出来啊,你这平时文质彬彬的,这胆子怎么这么大呢。”元从权看到自己的手下都围了过来,一方面胆气跟着上来,另一方面也知道如此下去,自己若是没弄好很容易就会下不来台。在他看来,当官的若是在自己的兵面前丢了脸面,后面就别想再指挥得动人了。

但手下居然没有明确表示出对自己的支持,反倒是在一旁跟看戏似的不知道该干嘛,倒是让他发觉这事确实是棘手了,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愣头青,他这个多年的老行伍也不得不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了。“我再说一次,程刚,现在就给我松手,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怎么,慌了?你元从权好歹也是黄埔一期的学生,怎么这个场面就怕了,有胆子贪污,没胆子承认么?”程刚也确实是架势十足,明明枪口顶着脑袋,还在这里不断说着重话刺激对方。倒是让旁边几人急的无可奈何,也不知道这位程主任到底是有恃无恐,还是无知者无畏。

而看到二营的战士们围上来之后,程刚也没有任何表情,这趟过来他是早早就做好了准备的。既然通过历史提前知道了这位营长的情况,他自然不会放松对整个二营的控制,平时到各个基层营地去慰问,不管是演出还是体检,或是送来粮油武器,他对这个二营都要更加用心一些。

所以也难怪周围的战士们会如此纠结,一边是自家营长,一边是颇为崇敬的后勤主任,现在两边发生了矛盾,程主任好像还是弱势,确实让人不知道应该站到那边去。

“同志们,我是程刚,我这次过来,是来调查元营长私拿后勤仓库一百斤盐的案子。我现在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从上周起,伙食也好,军饷也好,和其他部队比有没有好一点的?”听到程刚这句话,众人纷纷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当下的场面反倒是程刚乐于看见的,至少二营的战士们没有跟着营长一起举枪指着他,这就已经很不错的,毕竟若真发生这样的情况,他自己或许还有机会脱身,旁边几位可就不好办了,这也是他选择孤身一人前来的原因,只是之前没想到洛曾两个干部会跑到这边来。

“姓程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弟兄们,你们别听这人胡说八道,这家伙就是那姓李的铁杆,他们是这山上的土财主,只想着把我们这些新上山的队伍都给吞了。现在又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他说的话,你们敢信吗?”

“到底信不信,可不是看你的哦,元营长。”程刚继续强硬地对峙着,丝毫没有把脑袋上的这把枪看在眼里。“同志们,你们元营长上周偷偷拿走了仓库里的一百斤盐,这到底值多少钱大家应该都清楚。咱们山上要运盐进来本就不容易,结果这些应该分给大家的盐巴,还被这位元营长私卖给了奸商,然后跑到甬鑫的酒楼里大吃大喝。我就问一句,同志们,这几天里,你们在训练场上见过你们营长几次,又见过他吃跑喝足大摇大摆地回来了几次。”

听到程刚的这些话,二营的战士们更加犹豫了,大家的眼睛都没瞎,这些天里营长突然的阔绰确实被众人看在眼里。不知到底是贪惯了,还是觉得无所谓,拿了卖盐的几百大洋之后,元从权除了分给手下几个办事的亲信几十块之外,其他全都被他自己给吞了。从没有想到拿点出来给营里改善点待遇,哪怕每个人稍微分点油水,也不至于陷入当下如此尴尬的境地。

不过对于元从权而言,他自然是有一肚子苦衷的,自从跟着组织革命以来,一直是四处奔逃,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好不容易安定下来,这山上又是穷地方,加上程刚一直严格管控,以往能够捞油水的方法都被限得死死的。这次难得搞到了这么钱,既要抓紧时间享受一把,又要存点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哪还能剩下些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