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时空过客4251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无所不用其极

国发出的通电,除了如号召全国各党各派,团结一致齐心对外的套话口号之外,还搞了一通相当大胆的操作,硬是把九一八事变的黑锅甩了一半给果府。

在此时国内的主流舆论中,但凡主张抗日的民主人士大多唾弃过张汉卿,谁让东四省是在他的手里生生丢掉的呢。

所以张司令自己心里非常清楚,这口黑锅他是怎么也摆不脱了,除非哪天他能够重新打回东北去。

之前张汉卿将希望寄托于果府,从而在许多言论上都表现得相当忍让,现在既然打算反常了,那也无需顾及什么脸面,反正自己身上已经浑身是屎,只要能往对方身上蹭上一点,那就是赚了。

作为亲历者,常凯申自己当然知道,整个九一八事变纯粹就是一笔糊涂账,国内各大势力包括他在内,在那段时间里的立场一直都是左右横跳——当然,委员长下意识地就忽略了赤党。

张汉卿其实相对还好点,毕竟东北是他的立身根本,从八月份开始他就在向金陵汇报关东军似有异动。

但果府这边给出的答复始终是“日方虽有任何行动,此时应以镇静态度相待,万不可轻率行事,致启战端。”

而到了九一八爆发之后,关东军铁蹄都已经踏遍东北了,果党内部却先迎来了一场大规模政斗。

由汪精伪等人组成的所谓反常联盟,相比于将日本人赶出国门,他们更想要借此次事件除掉张汉卿和常凯申的势力。

而等到常凯申被迫下野之后,如汪精伪之流的口风就迅速调转,先是希望东北军做个抵抗的样子,让新班子能对国内民众有个交代,然后顺理成章地引导夏日停战。

反过来,常凯申这边倒开始暗示东北军不要抵抗,以此给反常联盟施压,随即关东军再度发兵直扑锦州,恰好此时张汉卿彻底放弃,退出了东三省。

这也是常凯申重新上台之后,始终力保张汉卿的原因之一,而在接下来在热、承两省的问题上,他的操作也基本如出一辙。

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讲,常、汪二人无论哪个上台,只要果党内部没有达成一致,又不能压住晋阎、鲁韩等军阀对华北的野心,那么就是让东北军全部拼光,东三省的怎么也不可能守得住。

常凯申自然早早就看出了这点,所以他选择的路线也很简单,就是先把国内的反对派压制住,只是以他的能力而言这未免有点难过头了。

而张汉卿正是在土共的“教育”下,彻底明白了果党的局限性,既然已经出现了更好的选择,那为何不干脆改换门面,依靠共党来抗日。

于是张汉卿干脆就把这几年一堆狗屁倒灶的破事,一股脑地全搬出来了,好为自己出口恶气。

这种明显不够理智的做法肯定不是土共授意的,如果是后者来做的话,这场宣传战无疑要打得更为响亮,对于果府政治威信的破坏也要更加猛烈。

但张汉卿这么一个纯粹的军阀头子,无论如何也实现不了什么复杂的操作,所以他只是在通电里直言不讳地批评了果党的绥靖策略。

若是果党这边处置妥当的话,倒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哪怕张汉卿真在报纸上刊登出什么电报原文出来,只要采取果断措施封杀掉那些敢于转载的报社,那么至少在果统区内依旧可以海晏河清。

这其实就是常凯申交给徐、戴二人的任务,在反赤的同时顺带也可以打着清理赤党的旗号,好好镇压一批出现骚动的反对派,这种事果党的特务们实在做得太多了,所以他们都很快领会到了委座的意思。

正因如此,常凯申最为恼怒的一点,倒还不是张汉卿把他的老底掀了出来,而是这个自己一向看不起的软弱货色,居然胆敢违逆自己的意愿,对于以上位者自居的常委员长来说,这才是最不能忍受的。

要说小六子做事也确实做得够绝,除了在通电中指着常凯申鼻子骂了一顿之外,居然还把果党设在长安的西京筹备委员会给驱离了。

这当然不是出自什么抗日决心,而就是纯粹的军阀争利,因为在之前东北军转战陕甘的同时,果府还通过了所谓的西京筹备方案。

于是从去年初开始,长安城里就来了大批金陵政府的机构和人员,按照下一步的计划,整个长安的管辖权也要交给当时的最高权力机关——行政院,至于陕省政府和长安市政府就只能搬迁到咸阳县了。

要知道这时的长安可是陕省的主要税源地,没有之一,地盘越来越小,日子也过得越来越紧巴的张汉卿,又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仅剩的财源拱手于人。

这两件事凑到一块,张汉卿可谓是一口气把委员长的仇恨度给拉满了,顺带还把土共给架在了火炉上,迫使后者不得不出面保住东北军,小算盘着实打得精明。

但这就是东北军能够发出的最后一波声音了,张汉卿用自己硕果仅存的影响力,硬是拉开共果日三方大乱斗的序幕,倒也算不枉此行。

此外,这次通电虽然与历史上的长安事变大为不同,但有一点还是相像的,那就是在所有发起人当中,杨虎承依旧紧随在了张汉卿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