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火热的年代 > 第948章

不管这些右翼社会主义者如何上蹿下跳,列宁所领导的人民委员会还是强行阻止了立宪会议的召开,使权力集中于最高苏维埃手中。

除了动用行政权力和武力驱散了试图召开立宪会议来取代最高苏维埃的社会革命党及孟什维克们之外,列宁还发表了针对普列汉诺夫大谈布尔什维克恐怖言论的驳斥文章。

“曾经有个时期,普列汉诺夫是社会主义者-革命社会主义最著名的代表之一。在那个时期(唉,那个时期已经永不复返地消逝了),普列汉诺夫就一个恰恰对我们今天的时代具有根本意义的问题发表了意见。这发生在1903年,正是俄国社会民主党在第二次党代表大会上制定自己纲领的时候…

普列汉诺夫:完全同意波萨多夫斯基同志的发言。对于每一个民主原则都不应该孤立地、抽象地去看待,而应该把它同可以称为基本民主原则的那个原则联系起来看,这个原则就是人民的利益是最高的法律。

用革命者的话来说,就是革命的胜利是最高法律。因此,如果为了革命的胜利需要暂时限制某一个民主原则的作用,那么,不作这种限制就是犯罪。

…可以设想,有那么一天,我们社会民主党人会反对普选权。意otg2ntc=大利各共和国中,资产阶级曾经剥夺过属于贵族阶层的人的政治权利。革命的无产阶级可以限制上层阶级的政治权利,就像上层阶级曾经限制过革命的无产阶级的政治权利。

这种措施是否适宜,只有根据革命的利益是最高的法律这个原则才能判断。就是在议会任期的问题,我们也必须持有这样的观点…

对社会主义的敌人,在一段时间内不仅可以剥夺他们的人身不可侵犯的权利,不仅可以剥夺他们的出版自由,而且可以剥夺他们的普选权。不好的议会应力求在两周内将它解散。革命的利益,工人阶级的利益-这就是最高的法律。

当普列汉诺夫是社会主义者的时候,他是这样论述的。现在叫嚷布尔什维克恐怖的绝大多数孟什维克,当时也是同普列汉诺夫一起就是这样论述的…

先生们,你们的克伦斯基在前线恢复了死刑,这不是恐怖吗?先生们…科尔尼洛夫之流,在前线枪杀了整团整团的士兵,这不是内战吗?先生们…仅在明斯克一所监狱内就监禁了3000名士兵,这不是恐怖吗?先生们,你们扼杀了工人的报纸,这不是恐怖吗?

区别仅仅在于:克伦斯基…同科尔尼洛夫、萨文科夫之流勾结起来对工人、士兵和农民实行恐怖,是为了一小撮地主和银行家的利益;而苏维埃政权对地主、奸商及其奴仆采取坚决的手段,是为了工人、士兵和农民的利益。”

给力网址小说阅读

对于布尔什维克党内某些支持召开立宪会议的党员,列宁也进行了严肃的处理,比如时任全俄工会中央理事会书记的索·阿·洛佐夫斯基,就在12月底被党中央开除出了布尔什维克。

而在阻止立宪会议正式召开之前的1月5日,布尔什维克党团向立宪会议代表们提交了:被剥削劳动人民权利宣言。

该宣言第一章第一条规定:宣布俄国为工兵农代表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和地方全部政权属于苏维埃。第二条规定: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是建立在自由民族的自由联盟基础上的各苏维埃民族共和国联邦。

基本上该宣言决定了一切权力归于苏维埃,立宪会议必须要服从苏维埃的领导,这自然引发了试图利用立宪会议对抗苏维埃的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代表们的不满,占据代表多数的他们理所当然的否决了这项宣言。

立宪会议代表们的这一举动,和他们之前江浙湖汉北向工人、士兵、农民所宣传的,他们要对付的不过是秉持着冒险主义的布尔什维克,而不是苏维埃本身,形成了对立。这也就给了人民委员会以借口,中止了立宪会议的召开,把这些代表们从塔夫利达宫驱逐了出去。

被驱逐出塔夫利达宫的立宪会议代表们于是鼓动了工人和市民上街,游行队伍和革命士兵及赤卫队发生冲突,最终被革命士兵和赤卫队鸣枪驱散。

这一系列的行动,使得列宁成为了资产阶级分子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人的眼中钉,就在1月5日之后的两三天内,有人对在公众面前演讲的列宁进行了一次暗杀,不过在周边群众和卫兵的保护下,这场暗杀行动并没有伤害到列宁。

不过捷尔任斯基和斯维尔德洛夫于事后都劝说列宁应当减少直接面对群众的演讲,只是列宁却回答他们道:“我绝不会向这些恐怖分子屈服。他们以为我们布尔什维克是那些软弱的贵族老爷,只要用一两颗子弹就能吓倒我们,让我们远离群众,我要说,他们这是痴心妄想。

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站在群众面前揭穿这些人的真面目,让群众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究竟是站在群众面前同群众对话的我们,还是这些隐藏在群众之中向我们投出毒匕首的所谓社会主义者。假如现在我们远离了群众,倒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

捷尔任斯基和斯维尔德洛夫对于列宁的坚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