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火热的年代 > 第1163章

作为德国国民银行行长的沙赫特,这些日子在莫斯科不仅没有感受到俄国布尔什维克的敌意,反而因为国际合作银行的建立看到了德国的机会。

虽然德国的资本家们依旧是推崇国际金本位作为国际贸易结算方式的,但是协约国试图加诸于德国身上的战后赔偿数额,大大的超出了德国的偿还能力。

德国的资产阶级试图向协约国妥协的根本原因就是,希望能够重返国际贸易体系,从而利用国际贸易恢复德国的元气。

在德国资本家看来,向协约国做出赔偿会让德国受到损失,但是只要德国能够重新回到国际贸易体系中,他们就能利用国际贸易把这些赔偿赚回来。

和俄国布尔什维克试图没收全部资本不同,向协约国的赔偿是加诸于全体德国人民头上的,德国资本家付出的并不多,相反如果能够重返国际贸易体系的话,他们反而能够很快的收回自己的损失。这就是德国资本家一开始敌视布尔什维主义,一面倒的倾向于协约国的原因。

但是协约国提出的赔偿超出了德国资本家能够付出的上限,真要按照这份协议做出赔偿,损失的就不仅仅是德国民众,就连德国资本家的资产也差不多要被协约国没收了。更糟糕的是,按照协约国的要求,德国银行不仅将会失去所有的国外投资,还要交出所有库存的黄金,并把主要业务向英法银行完全放开监管。

哪怕是最敌视布尔什维主义的德国资本家,在看到了协约国提出的和平协议后,也开始转变自己的立场了。这种转变,不是说他们就因此支持布尔什维主义了,而是德国资本家觉得,与其签署这份协议,倒不如让英法的资本家一起和自己下地狱好了。

在地狱中的布尔什维烈焰中,大家一定会获得一个公平的待遇。这也是沙赫特等银行家转而和德共妥协,而其他德国资本家保持沉默的原因。既然向西方祈求和平的道路行不通,他们自然想要看看东方究竟能否带给德国以和平。

一开始,沙赫特思考的不过是借助和莫斯科的接近,促使巴黎重新考虑一个公平一些的对德协议而已。不过等到他抵达莫斯科,和俄国、中国的经济代表进行了接触之后,他觉得如果放弃和东方的经济合作,那么他就是一个傻子了。

中国人和俄国人自己敞开了大门邀请德国资本进入,并且还废除了德国现在最为缺乏的现金,改之以建立在商品劳动力价值之上的信用货币进行结算,这就意味着德国将在东方贸易中占据一个有利的地位,德国的资本家能够用高技术商品去换回俄国和中国的廉价资源、人力,从而弥补战后失去海外殖民地的损失。

沙赫特的看法并不是一种错觉,事实上现在的德国已经开始享受到和东方合作的经济好处了。虽然德共政府放弃了洛林和阿尔萨斯,并下令莱茵兰非武装化,开始不顾一切的推动了德军的复员行动,放开了对于民用工业的限制,让德国在东西两线的防线都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但是德共的冒险行动却极大的减轻了政府的财政支出,并创造了大量的工作岗位给予那些复员军人。

如果说,去年11月到12月时,德国还有不少右派报纸批评卢森堡内阁完全不懂治国之道,是在毁灭德国的话。那么到了今年2、3月份,右派报纸对于卢森堡内阁的批评声音已经大大减少了,即便是剩下坚持批评德共的报纸,也在文章中去掉了“出卖德国”、“俄国的走狗”等激烈的言词。

而到了5月份之后,巴黎和会给予德国的协议被公布后,左派和右派的报纸都放下了互相的攻击,把矛头指向了协约国,特别指出了“威尔逊总统的十四点和平原则真是天大的谎言”、“德国被公然羞辱了”。过去数月里一直攻击卢森堡政府和德共的右派报纸,绝望的喊道,“除了卢森堡总理,已经没有人能够拯救德国了。”

像沙赫特这样的银行家要比某些德国人看的更清楚,德国现在新增加的工作岗位,几乎都来自于俄国。这个被战争摧毁了的国家,极度需要机器、铁轨和机车,而这些正是德国制造业的强项。光是为了修通莫斯科-柏林铁路,就为德国创造了将近15000个工作岗位,而这还没有包括为俄国制造各种机器的订单。

因此到了8月份的时候,德国马克已经完全稳定住了,现在德国最大的问题是,失去了洛林和阿尔萨斯之后,德国失去了一个廉价铁矿石的来源。因此,沙赫特认为,德国不应当失去同俄国和中国的合作,但也不能完全和英法交恶,因为德国需要海上航线的畅通,才能从北欧进口廉价的铁矿石。

得到吴川的邀请,沙赫特很快就答应了下来。和俄国人相比,他更相信中国人一些,毕竟在过去的战争里中国人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信用。对于吴川用相当于战前4000万美元的白银偿还了战前近4亿美元的贷款,沙赫特虽然不满但并没有达到愤怒的程度,和德国被没收的海外投资相比,中国人已经算是极为守信的了。

更何况,在中国的保护下,至少有7、8亿美元的德国海外投资转移到了中国,这笔钱中国人并没有贪墨掉。这样一比较,大多数德国资本家对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