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君 > 历史 > 火热的年代 > 第1152章

在参加巴黎和会的日本代表团中有两名年轻人,拥有着不一般的影响力。一位是地位高贵,和西园寺公望有着师生之谊的近卫文磨,出生育1891年的近卫文磨,是五摄家之一‘近卫家’第30任宗主,根据贵族院令,到了25岁便进身为公爵议员进入贵族院。哪怕是西园寺公望面对这位学生,也要尊称一声阁下。

近卫文磨的父亲近卫笃麿,是东亚保全论的主导者,因此他虽然师从于亲英派政治家西园寺公望,但却对日英同盟颇为厌恶,认为日英同盟不过是英国挂在日本脖子上的绞索。

虽然近卫在读书时期接近过进步学者河上肇和西几多郎,但他却是日本扩张论的支持者。在陆军连续失败于大陆,而海军却在南洋及太平洋诸岛打开局面之后,他就成为了海军所提出的南下论的支持者。

在参加巴黎和会之前,近卫文磨就在报纸上批评过国内的亲英美派,他在报纸上如此说道:“英美和平主义实际上是利用维持现状之便的得过且过主义,与什么正义人道毫无必然关系。我国的理论家们沉醉在他们宣传的美丽辞藻之中,认为和平即是人道。目前我国的国际地位与德、意并无二异。在应打破现状的日本却高唱着英美和平主义,对国际联盟象祈盼福音一样渴盼仰止,实为卑躬屈膝,与正义人道相比实为蛇蝎而已。”

近卫文磨参加和会的目的,更多的就是想要增长一下国际外交方面的见闻,并以英美在和会上的表现来验证自己对于英美和平主义的批判理论。虽然他在国内断然驳斥了亲英美派主义者,但是在和会上他还是相当的守规矩的,近卫文磨知道,英美可不会畏惧他日本公爵的身份。

但是在中国代表团宣布退出和会之后,近卫文磨的忍耐也终于到了顶点,他在日本代表团的内部会议中向西园寺公望和牧野伸显说道:“英美的和平主义在英军入侵阿富汗之后,就已经濒临破产,我听说法国人还企图让希腊占领奥斯曼帝国在欧洲的全部领土。可见欧美所谓的和平,实际上就是掩饰自己瓜分世界的借口而已。

日本为这场战争已经贡献的太多,但是英法美意对于帝国的贡献却视若无睹,他们为了维护本国的利益四处燃起战火,却认为日本不应当打破地区的和平,这就是赤裸裸的歧视。我以为,首席和次席代表应当重新考虑我国在和会上的策略了,我们是否还有必要那么积极的维护英美所主导的和平?”

对于这位年轻公爵的冲动,西园寺公望和牧野伸显都选择了压制,虽然此次巴黎和会中英法被俄国人、德国人和中国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但是两人依然认为由英国统治世界的秩序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且俄国、德国和中国都是大陆国家,特别是俄国和中国的本土都拥有着丰富的资源,哪怕真的和英国对上了,两国一时半会也饿不死,但是日本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岛国,英国强大的海军天然对日本形成了压制,更别提现在日本和中美都有着矛盾,失去了英国的庇护,日本是很难自立于亚洲的。

近卫文磨劝说无效,只能不满的摔门而出,西园寺公望叹着气离开之后,之前会议上保持沉默的吉田茂终于开口向岳父牧野说道:“父亲,我觉得近卫公爵的话语也并不是毫无道理的。英法在和会上的所作所为已经连美国人都忍受不了了,德国人退出和会,意味着要么英法独立打下德国,要么就是推倒之前和会的所有决定,重新开始谈判,那样的话世界格局就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英法也就失去了主宰世界的权力。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是否还要继续跟在英国人的身后?”

出生于1878年的吉田茂,正是代表团中第二个有影响力的年轻人,当然他的年轻是相对于日本政坛上的老人而言的。毕竟号称日本政坛新星的牧野伸显,也就是吉田茂的岳父,也比吉田茂大了18岁。

面对女婿的劝说,牧野伸显只是叹息了一声说道:“日本是个小国,我们不是如中国这样的大国。哪怕被打倒了九次,中国还有第十次爬起来的机会,但是日本只要失败一次,也许就永远都不能爬起来了。

你说的很对,英法的贪婪连美国人都存有不满了,但是这种不满还没有达到让英美关系完全破裂的程度。只要美国不公开反对英国,那么英国就依然是当下世界的头号列强,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挡得住英国的全力一击。

因此我们现在只要继续跟在英国人身后,就不用担心有其他势力挑衅我们。但是反过来的话,日本就要独立的对抗世界各国了,难道我们真的能够独立的对抗美国或是中国吗?”

吉田茂沉默良久,方才回了一句,“躲在英国人的身后固然能让日本躲过一些风暴,但是也会让日本失去机会。一旦让欧洲从战争的破坏中恢复过来,日本在南洋就会陷入困境。现在脱离英国,虽然会失去了英国的保护,但是却能让日本在南洋获得更多的自由行动权力。借用一句中国的古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牧野伸显瞧了自己的女婿许久,方才微微摇着头说道:“能够决定日本国策的人并不在巴黎,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擅自去更改日本的国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